浓精浇灌美妇的子宫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l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常常幻想着自己被许多男人肆意奸淫,任他们粗暴地蹂躏我的身体,用粗壮的大干我的。

当然平时在外面我会穿得很端庄的,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,H市男子私立中学教师,所以我平时会是一副正经的样子,虽然常常在没收到班上男生看的书刊时忍不住心跳加速,但至少我还能强板着一张脸教训他们。

「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我一手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头,一手不断扣弄着自己的,DVD机里还放着的电影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,两根手指深深插入中抠弄,揉捏乳头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。

但我的却越来越痒,手指已经满足不了了,「真想……插入……大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对了!黄瓜!我想起早上买的黄瓜还没吃,忙找了出来,黄瓜足有三个手指粗,瓜身上还有一粒粒突起,我看得猛流,忙将稍细的一头对着自己的,轻轻推进去。

黄瓜在满是的里抽动,发出「噗兹噗兹」的声音,我越抽动越快,终于,我泻身了,身体不停颤抖着,享受着这的快乐……二、

足足有一迭相片,全是我平常时的「艳照」,每一张都清晰无比,其中还有几张正是昨天晚上的,照片上的我两腿大张,粗大的黄瓜深深插在里,样子无比。

「哦,你是那个贱货吧?嘿嘿,告诉你,以后要按我的话去做,否则后果自负!不过反正你也是个贱货,也没什么关系吧?」「啊,我……」我竟有一些兴奋,我的确很下贱啊,「你,你想怎么样?」「我?哈哈哈~~我当然想满足你的啊!」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大笑,可以听出决不是一个人的笑声,「听好了,明天晚上12点,一个人来北郊公园,到动物园的那个公共厕所,带上你的黄瓜和和眼罩,按我说的做。

如果这时候有人来开灯的话,里面的景像一定让他吃惊或是兴奋不已——一个戴着眼罩的女人跪在最深处的小便池边,一副穿过上方的水管拷住了男人的双手,下身插着一根粗大的黄瓜,全身只有黑和高跟鞋,两颗丰满挺立的暴露在空气中轻轻起伏着。

我按照电话里那人的吩咐,已经这个样子等了十几分钟,这种暴露的刺激和下身插入却不会动的黄瓜,让我的淫痒难耐。

就在这时候那只手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我脸上,「贱货!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,想让更多人来*奸你吗?给我安静点!」我当然不想,只好闭上嘴。

这一反应让另一个男人注意到了,他用手指夹住我的乳头,向外拉扯,微小的痛楚只让我更加兴奋,两边乳头迅速充血变大变硬了。

一个人把两手都放到我的乳头上,用力挤压揉捏它们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男人双手的肆意玩弄下,阵阵快感从乳头迅速向全身蔓延。

」一个男人说着,把手伸到我的,扶住因为水的湿润几乎滑下的黄瓜,将其又插回我深处,开始慢慢地抽动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呵……呵……」玩我乳头的男人改变了玩法,他分别捏住我的两个乳头,用力地拉扯,又扭又拧,这粗鲁的玩法让我双乳的快感更剧烈,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我再也忍不住了,开始发出阵阵的叫声。

同时我感觉到自己右乳头被狠狠地拉扯起来,「啪」的一声,左侧脸颊也被抽了一巴掌,感到火辣辣的痛。

我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,说:「是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想被干……哦……给我……」玩弄下身的男人这时候竟突然把黄瓜抽了出去,巨大的空虚感让我的下身痒痒难耐。

「哦……想……想要……大……啊……我想被男人干……被大干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……」我已经没了羞耻,大声说。

「哈哈……真是贱货啊,来,好好服侍我们的,一会就干得你合不拢腿!」很快,我就感觉到两根发烫的、散发着独特腥味的贴到我脸上,在我的嘴角不断摩擦着。

」我乖乖起立,但双手依旧拷在水管上不能动,眼睛也依旧蒙着,我按照男人的命令岔开两腿,弯腰伏下身去,直到脸几乎贴到小便池中为止。

这不但不能解决我的淫痒,反而使深处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,我就快被这样的欲火折磨疯掉了,完全放弃了抵抗,而是不知羞耻地摇动自己的,同时叫道:「不……不要……折磨我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快插进来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「嘿嘿,怎么,刚才还是很斯文的啊?现在就扭着求我们了?」一个声音说着。

「啊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斯文人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下流的贱货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想要大干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求……求求你们……怎样都可以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快点干死我吧……哦……」我快要崩溃了!大声说。

」「对……我……我是的狗……天生……就是被男人干的……我喜欢……被大…………狠狠地……奸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「哈哈,很好,记得你今天说的话哦,这是奖赏你的!」一个男人说。

接着我就感觉到一个人的顶在我的口,狠狠地插进来了!我空虚的立刻得到巨大的满足,那的确很粗壮,我的被撑到最大,才勉强容纳下这么大的。

「唔,好紧的贱穴,好会扭的!」那男人称赞了一句,他像打桩机一样,一下又一下地奸淫我的,同时手也不闲着,不时地伸到前面来揉捏我的乳头,又或是试地打我,「劈啪劈啪」的声音就在着无人的肮脏厕所回响。

我还听到有相机拍照的声音,看来荡的摸样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下,但这已经不重要了,我已经沉沦在这巨大的快感之中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顶到……身体深处了……哦……再……再用力……对……啊……要……要泄了……啊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在这样强烈的快感下,我没有多久就达到了第一次!

我已经顾不得是在个公共厕所中了,嘴里胡乱地叫着:「好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狠狠地干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干我的……哦……好……我……爱大……啊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哈……哈……捏我的乳头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又……又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两个男人轮流交换着奸淫我,这样男人总是在将要时拔出,换个人缓一口气,以便更持久地奸淫我的身体。

我完全被这种的快感包围了……后来两个男人分别射在我的脸上,然后给我戴上面罩,让他们的和我的脸一起被包裹起来。

要记住刚刚你求我们的时候说过的话哦,乖乖听我们的话啊,嘿嘿,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,知道没?」我痴痴地点点头,身心都还沉浸在刚刚的快感之中。

整个人像一摊软肉似的软软地靠着小便池坐在地上,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有力气把解开把眼罩摘下来。

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奸淫蹂躏,被他们当作犯贱下流的好色狗奴来对待,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羞辱……我静静地想,这不正是我心中的吗?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里,摸了一些男人流下的,放进嘴里细细品尝。

天快亮了,草收拾了一下自己,蹒跚地走出了这个厕所,趁着没多少人注意到我这副摸样的时候,赶紧回家去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是那天晚上在公厕的照片,照片拍得很清晰,上边那个赤身表情地翘起,正被一个男人奸淫的女人不是我又是谁?

邮包里有几条的以及三支粗大而造型各异的电动,每一根都足足有三、四根手指粗,分别为红、黄、透明的颜色。

红色的比较像真人的,只是多了一个毛毛的羊眼圈;的布满了一颗颗小珠;而通明的最可怕,周身像狼牙棒一样的突起,巨大还带有金属小粒,说明书上还说明可以放出安全电流!

天哪!如果把这个插进我的里……我打了个冷颤,又兴奋又害怕,但能感觉到还是兴奋的心理较为多些。

最后邮包里还有一个用的肛珠,九颗胶制的硬珠子连在一起,而且一个比一个大,最后那个竟似乎比鸡蛋还略大一些,连着一个大号的塞,一根短绳子扣着一个小环挂在末尾,看来是将其拉出来时用的。

我有些紧张地拿起电话听筒,是他们,是那个男人!「怎么样啊,礼物收到了吧?兴奋起来了没有啊,骚母狗。

「好了,」那男人说道,「现在起,你要随时接听我的电话,记得用免提,好随时照我的话去做,嘿嘿。

知道了吗?」「我……」出于道德的矜持,我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感觉到自己手上紧握着的电动,心里的血液在翻腾泛滥,我乖乖地说,「是……我知道了。

」「嘿嘿~很好!」男人说,「现在,你把那串珠子塞进你的骚里去!」「这……可是……上班了。

「可是?你想违背我的意思吗?想做网络上的明星是不是?你只不过是头狗罢了,赶快照我说的做!」那男人恶狠狠地说。

「慢着,要把窗帘完全拉开,把对着窗户做,不然怎能让我看清楚呢?嘿嘿,还有塞进去的时候要一颗颗地报数哦!」「是……」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,然后转身跪下高高翘起朝着窗,现在的我看起来一定到了极点:一个上身穿着职业装的女人,正在窗口边跪着,雪白的高挺着对着窗外面,还用手将两瓣臀肉尽力分开,让菊花似的露在空气中!「请……请问……可以开始了么,我,我会迟到……」我不敢妄动,对着电话问道。

「嘿嘿,当然可以,再不开始的话我们美人儿的骚都等不急了吧?」那男人用藐视和羞辱的口吻说道,「记得要用嘴巴好好滋润那些珠子哦,免得你的骚咽不下去啊,哈哈……」「好……好的。

那九颗珠子经过唾液的洗礼,每一颗都泛着的光泽,这个画面触动到我的,下身都已经开始分泌淫液了。

「哦?已经流水了啊,果真是淫贱得很呢,把露在窗口让别人欣赏,还自己塞进肛珠,已经兴奋了啊?」男声又响了起来。

「是……」我竟有些情不自禁地回应道,「我……很兴奋……」「哦?哈哈……」男声说,「那就快点做啊,把九颗珠子都用你的骚吞下去!」「好……好的……」我听话地照做,手上加快了动作,珠子一颗比一颗大,也一颗比一颗更难塞入。

那男人不允许我放慢动作,我只好更加用力,被不断撑开塞入异物,加上男人不断用侮辱的语句刺激我。

我的却已经泛滥成灾了,顺着大腿不断流下去……到九个球完全进入的时候,连地板都打湿透了。

「很好,嘿嘿……」那男人说,「现在,你挑一条出来穿上,就可以上班了!贱货,记得不准擅自把里的东西取下来啊!」「啊?这……这样怎么可以?」我猛然反应过来,脱口而出。

「怎么?你不想去了吗?还是还要加点东西?」男人毫不客气,「去上班吧,记得我会叫人检查你的,你要乖乖听话哦,如果被我发现你……」我不敢多说什么,只好挑了一条红色的透明薄纱穿上,这条实在很小,我浓密的根本就不能掩住,但另外的也好不到哪里去,只好将就了。

但是在学校里,我还得保持我的威严,用最严厉的面孔对待我的学生,因为我教的班里有不少问题学生,实在是太可恶了,梢不留神他们就兴风做浪。

「高原!你又一次在课堂上看这种书!」我把高原叫到办公室,把刚刚没收来的一本《S&M》摆在桌面上,喝骂高原道。

平时的高原虽然敢做些坏事,但对我还是有几分惧怕的,但是今天不知怎么了,想是并不在乎的样子,吊儿郎当地站着,还和我顶上几句。

因为我看见高原那孩子漫不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,而那张照片上,一个穿着的男人,正戴着眼罩,被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从后面插入,和口水因为兴奋而大肆流下。

「哦,高原他老师啊?怎么了,高原又惹什么事了?」「啊,没……没有,只是……高原这几天……表现不错,特地表扬……表扬一下。

「哦,老师自己还不知道啊?嘿嘿,是我运气好才有人给我的啊,哈哈……」高原忍不住大笑,说,「那人还说要我检查老师一下,老师,我该检查什么啊?哈哈……」「这,」我说不出话来,难道,是高原……-

这是多么让我为难的事啊!居然跪在了一向被我惩罚的学生面前,还要底下地请求他检查荡的身体,这种情景,就像噩梦一样!但是更可怕的是,我还有快感!?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期待!

边说:「好了,真想不到啊,张老师居然是这么一个骚货!那么,就从你的开始吧!把衣服脱了!」「啊,是……」我已经别无选择,不但是无法拒绝眼前少年的命令,更无法拒绝身体的兴奋和期待。

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,向前爬了过去,说:「请,请您检查,我的……弹性……」「哦?哈哈,好好,让我来检查检查!」高原一脸坏笑,把手粗鲁地放到我的上,尽情地揉捏玩弄,还边玩边对我的评论道:「唔,真不错,弹性真足啊!乳头也很大啊,嘿嘿,颜色也很好!老师比那些书上的女人过瘾多了,以后我就不看那书看老师就爽够了哈哈……」我还能说什么呢,平时的威严也都变成了学生的笑柄,更重要的是,高原的话语和粗鲁的玩弄居然让我有了快感。

我粉嫩的乳头高高立起了足有近一厘米!这一切被高原看在眼里,他猥亵地笑着,说:「才这么一下奶头就硬了哦,平时都看不出老师会这么,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玩呢!嘿嘿。

「哦?难道你比较喜欢我叫你?哈哈哈……」高原大笑着说,「好!不叫老师,以后就叫你张大吧,好不好啊?哈哈哈……」「呜……好……好的……」我无话可说,只能默默接受。

我被弄得浑身颤抖,说:「啊……别,别这么弄,好,好麻……以,以后,请叫我……张…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高原手上不停,嘴巴说着:「真是够贱的呢,老师不做要做!来吧,看看你有没有按那人的话做,把衣服都脱了!」「好,好的。

「哟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老师这么玩的呢!嘿嘿,张,你可比书上的女人多了啊,哈哈哈……」高原毫不留情地羞辱我。

看到我这副饥渴的样子,高原忍不住哈哈大笑,干脆把三根手指伸进我的嘴巴,进进出出地像是在用手指奸淫我的小嘴。

过了一会儿,高原才把手指拿出来,而我的下身已经湿透了!高原笑着坐在我的办公椅上,说:「好了,过来好好服侍我吧,张!」我现在淫欲中烧,已经不顾一切了。

丝毫不知羞耻地跪在高原两腿之间,尽可能温柔地拉下他的拉练和,一根带着腥臭的气息立刻出现在我面前。

像街边的妓女一样舔弄它,尽量伺候得它的主人舒服……「这种态度我喜欢,哈哈……很适合你啊,张,!」高原一手揪住我的头发,按着我的头像是在干一样抽动。

我抬起头,嘴巴里依然卖力吮吸着高原的,眼里却是渴望哀求的目光,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我的学生。

引逗了好一会儿,高原才吐出一口长气说:「好了,来,把转过来趴在桌上!」「是……」我立刻顺从地照做。

高原也不客气,高原站在我背后,双手抓着我肥厚的大前后晃了晃,荡起了层层臀浪,这充分展现了我的是多么的有肉感!高原又用力一巴掌「啪」的一声拍在我的上,赞叹着:「,真是又大又肥啊!老子最喜欢操大的女人了,操起来特别来劲!」说着,我感觉得到他把嘴巴凑了上来,大口一张,几乎把我的整个包在一起,同时温润的舌头灵活有力地开始舔弄汁横流的,同时十指用力揉捏我丰满的臀肉。

」高原淫笑,说,「来,我先给你的提几个字,哈哈……」说着他拿起我的钢笔,开始慢慢地在我上写字,钢笔在上划过的感觉痒痒的,但是为了让我的止痒,只好让痒一下了。

怎么样?很适合你啊,哈哈……」「是……」对于这样的侮辱,我一点都没有生气,反而更加欲火焚身,哀求着,「好……好高原……现在……可以……插进来了吗?……我……受不了……哦……」「哈哈,好,既然你求我,那就满足你吧!」高原那火热的大抵住了我的,开始向内挤入,虽然我是个常常的人,但是依旧有些窄,高原的也受到不少阻碍。

「妈的,居然还像处一样啊!贱货!紧得我好爽啊!」高原拍了拍我的,大尽力顶进了我的。

天哪!我从没尝过这么满涨的感觉,似乎整个人都被填满了,火热火热的在灼烧整个身体,我简直要被这种满足感冲昏头了!

「啪!」高原的巴掌在我的臀肉上大力拍下,「,有这样招待客人的吗?好好给我扭你的,嘿嘿,妈的你这就是贱!」「啪!啪!」又是连续几巴掌下来,高原的大在我的里已经开始进进出出地起来,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抽动的给带动起来,身子情不自禁地随着它的节奏扭动。

「啊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好……好涨……哦……」我的嘴里发出的,「……好热……再……再用力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「好!如你所愿!臭!」高原抽动得越来越快,同时也不断地拍打我的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「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了……哦……又……又要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巨大的征服,短短的时间内,竟让我达到了两次!同时,高原也是又一次加快了奸淫的速度,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在膨胀,他要了!

果然,不一会,高原就吼道:「妈的,太爽了!玩你比玩路边的鸡还过瘾啊!我!好好给我接着!」「是……哦……」我也忘情地大声喊起来,「请……请射进来!哦……射在我体内吧……我……我要你的…………哦……」「操!」高原大吼一声,大终于一下干到了底,我可以感觉到一股大量的在我的身体深处口喷射出来!直接灌注进我的身体深处内!

「嘿嘿」高原趴在我身上又玩弄了我的乳头好一会儿,才起来穿上裤子,同时说道:「张,你服侍的不错哦,以后一定会常常光顾你的,记得别流掉了,那个人会检查的!啊哈哈……」那个人?那个人是谁?我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,但是,已经太疲惫了,已经没有精神去想了。

我皱了皱眉头,这个时候希望不会是「他」吧?如果是……怎么办?会不会……又有什么的要求?那我……还要照他说的做吗?怎么办?我脑子里胡思乱想。

现在,按照那个人的要求,每天我一回来就要把客厅和我卧室里的落地窗的窗帘打开,以方便他窥视我,不,已经不是窥视了,而是明白地看,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之内!

但是我不得不对那个人恭恭敬敬,到底是因为把柄在他手上还是自己的呢?已经分不清楚了,可能……还是后者吧?

「你还有什么异议吗?嘿嘿,其实你也很期待吧?对学生难道没有幻想过么?」那个人毫不客气地说到我痛处。

确实,有时候,我也会想到自己的学生……「好了,现在把电话弄扬声,然后到窗口来!」「是……」我无法拒绝,或者说我已经有些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了?我乖乖地走到窗口前,等候着他的指示。

我很快地脱下身上的所有衣物,把他们放在一边,现在,我赤身地站在窗口前,巨大的落地窗映出我的身体,娇好的曲线让我自己都有些迷醉,但是它现在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玩物……又让我羞愧不已。

「嘿嘿,真漂亮!」电话那头男人称赞道,接着,说:「骚货,现在给我坐下来张开腿,我要看到你的和!好好检查你!」「好……好的……」我回答着,同时按他说的,坐在地上,两脚呈M字分开,尽力挺起我的腰,把和都亮出来,这一切也由玻璃窗反射在我眼里,这样的姿势,实在是太了,尤其是我的里还伸出一个小拉环,而,我也要尽力收紧,才能保持里面的高原的不会流出来,但还是有奸淫的痕迹。

「嘿嘿,你的果真有干过的痕迹啊,还有点发红呢,哦?还有写字啊,唔,欠干的骚货,的母狗。

「是吗?那多叫几个学生去奸你你才知道是不是?」「不!千万不要那样!我……我……我觉得……很爽……」我大吃一惊,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那后果……真的不堪设想了。

「哈哈哈,就是嘛,爽就要说出来啊,因为你是骚货嘛,一个臭,被人干当然会爽啦,是不是啊?」那个人不依不饶地说。

」那头像是在沉思着,没有出声,而我也不敢乱动,一会,他说:「你今天买回来什么东西?」「啊?哦,是小笼包和烧鸡翅,是我的晚餐。

「哦,哈哈,那正好啊!」那人发出一阵笑声,说:「好了,你去把买的东西都拿过来,吃给我看!」为什么会这么要求?我不理解,但是还是照做了。

我把食物都拿了过来,拆开包装盒,正准备吃,突然那人又发话了:「等等,嘿嘿,没有佐料怎么好吃啊?贱货,你的里一定还有吧?给我把包子塞进里面去!」「啊?!」我失声叫出来,这……这太了!

「这……这……好……好的……」我想说什么,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了,我终于还是没有向那个人反抗的勇气和能力,或许也是心甘情愿,我愿意成为他的奴仆……我拿起一个小笼包,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大尽量分开,接着把手上的包子往里塞入。

虽然小笼包大约有三个手指粗细的直径,但是毕竟是柔软的,而且经过高原的大的奸淫,我的也有些松了,加上和油的润滑,所以还是很顺利地进去了。

已经渐渐感觉到满涨了……我的,可以感觉到里面的和小笼包浸泡在了一起……「再一个!」那个男人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
我只好又拿起一个包子,往里塞,这次已经有些困难了,我可以感觉得到里那重无法表述的满涨感,也是一种满足感,包子已经凉了,那种油腻的感觉让我的根本容不住它们,几次都要滑出来了,而里面原有的也被挤了一些出来,流到地板上。

「嘿嘿,感觉不错吧?你这淫妇,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食物啊,好了取出来吃了它!」那个男人又命令道。

像这个命令我倒是毫无拒绝的心理,小笼包没费什么力,几乎是自己滑了出来,上面沾满了浓白的,但是,的确,这对于我这样的女人来说,的确是很合口味。

我把一个包子放进嘴里,的味道立刻弥漫着我的感官,对此我是很享受的,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下午高原奸淫我的情景……已经又忍不住湿了……「不错,嘿嘿。

」那个人看着我把三个小笼包都吃完,又让我如法炮制,把剩下的都这么先塞进里沾满,再拿出来吃掉。

「别急,还有烧鸡翅呢,嘿嘿,这次把烧鸡翅塞进里,再塞进你的,然后吃!」那个男人淫亵地笑着说,「给你多加点料啊,哈哈……」「屁…………可是……会受不了……」我越说越小声,我知道,自己的身子也在期待这样的啊!

「我干,你还给我装啊!你连这么大的珠子都塞得下还有什么好说吗?快点,我可要上传你的精彩照片了!」那个男人恶声说。

按照他的吩咐,我找来个坐垫垫在我底下,两腿大大分开,让自己的和都充分暴露在窗口前,然后一点一点地把珠拉了出来,这个过程让我本来就敏感的感受到了充分的快感。

鸡翅本来就是扁形的东西,加上有油汁的润滑也不算太难进入,但上面凹凸不平的颗粒和骨头却不断摩擦着,感觉又痒又兴奋。

「对!好,做得很好!把前端都塞进去,很好,自己拿住那尾巴,在里好好搅动一下,这样会更加美味的!嘿嘿……」那个男人一边欣赏这的景色一边指示我怎么做。

「哦……」这真是奇妙的感受,奇形怪状的摩擦带来的快感,让我不由自主地出声来,也不禁夹紧,一些竟被挤了出来。

这时那个男人又说:「哈哈,很爽是吧?可不能浪费啊,再用一个把你的浪穴塞上,知道吗骚!」「好……好的……」经过了小笼包的开发,很容易就吞下了一个鸡翅。

接着那男人又让我同时搅动两根鸡翅,让它们同时摩擦我的和,那种感觉,是双倍的羞耻和快感!

然后,那男人又让我把两根鸡翅调换位置,里的那根进了我的,而原先在里的塞进了,这样交换搅动了一会,再拿出来的时候,原本香气四溢的烧鸡翅已经变成了腥臭扑鼻,散发一股古怪作呕的味道。

白色的和黄褐色的污秽物混合附着在上面,但是我想现在情欲高涨的我,真的更适合这样的食物吧。

「哈哈……我果然没有看错啊,你这女人就是下贱!合胃口了吧?接着吃!」「是……嗯……」那股怪味成了我的催情剂,反而越吃越香,剩下的几根鸡翅也自觉的如法炮制地吃掉了,而里的竟也陆陆续续被我弄干净了,只是和都油腻腻的,有些不舒服的感觉。

等到我吃完了,才又听见了他的指示:「骚货,用你吃剩下的骨头,自己给我看!」「好的……」我已经学会听从了。

驯服地拣起那些骨头,让它们重新进入我的和里,有了油的润滑,骨头在体内进进出出并不困难了,但是它们在里和里的摩擦还是不断刺激着我的感觉,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「哈哈……妈的,大的女人就是下贱啊!老师又怎么样,长得漂亮又怎么样!还不是乖乖地和骨头!再给我用力啊,!你不是很想吗!」那个男声说。

「是……啊!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快到了……哦……」我的手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,竟听从那男人的加大了力气,以至感觉到有些痛了,但是随之而来的待的快感和被窥视的兴奋感立刻淹没了痛苦,我已经接近身体的颠峰了!

「左手捏自己的!右手给我转里的骨头!快!」「是!……唔……哦……」男人的指令,我一一照做,手上甚至没有因为是自己的身体而减少力道,疼痛和快感同时由乳房和下身传开来,我已经身不由己了!我真的快这么了!

「再用力!臭!用力拧自己的奶头,干自己的穴!」「啊!啊!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真的……高……了……「「吧!贱货!」那男吼一声,似乎他那边也了似的。

但是不论怎样,我是真真切切达到了,我的身体不住痉挛着,大量的在下身泛滥,地板都已经完全被打湿了…但是自己已经完全沉浸在这样的中,无法自拔了,更懒得起来清理屋子,我竟然就这么躺在自己的里,沉沉地睡了下去……等到第二天我醒过来,才发现自己的和里,仍然插着那些带着肉渣的骨头,两颗自豪的巨乳因为用力捏拧而留下了淡淡的淤青。

昨晚上的已经干了,留下的痕迹和一股骚味,是否昨晚因为兴奋而失禁了?我不得而知,回想起了昨天的的滋味,只觉得自己下身又有些湿了。

」不知道为什么,尽管难以启齿,我还是照实向他说了,心里还明显地有这么一种想法:我要服从这个男人。

「很好!今天你可以穿正经一些去上班了,但是,我要你把手机调成震动,用套子套住然后放进你的浪穴里!还有把号码告诉我。

」「这……你要什么时候打?」我已经不是那么反抗了,但是这样的要求,却有些担心,万一要是学生们发现了……怎么办?

只是那男人却不依不饶,喝道:「你有选择的权利吗!?」「我……我……没……没有……」我声音越来越低,我感到心虚,我还妄想着为人师表吗?

「哼哼,知道就好!你记住了,你就是一头淫贱的母狗,以后就听我的去做!要问为什么,就是你自己奶大下贱,欠人干欠人玩,你就是一个性玩具,懂了没有?!」那个男人口气决绝地说,一点也容不得我有什么反抗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这……」这样羞辱的语言,我似乎一下子不能适应,但是,心里的什么地方,好象被触碰到了一样,竟有强烈的共鸣!我回想起自己的种种,是,我不正是这么渴望的么,渴望被奸淫,渴望下贱的生活和男人的调教……「是……我记住了……」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回答道。

「很好!好了,照我说的做!」「是……」……就这样,我走在大街上,整齐的工作服,还有公文包,谁都可以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白领或是教师一类的人物。

但是,在不为人知的筒裙下面,我的里,竟然地塞进了一只手机,一只随时震动让我流出的手机。

从那以后,上课已经几乎变成了一种敷衍,我已经完全变成了主人和他的授权人高原控制下的一只淫贱的母狗,每天下课后固定接受高原的肆意奸淫和玩弄,回到家后接着按照那个看不见的主人的话,自己蹂躏自己的身体。

而这一天,主人终于说要让我见见他的真面目了,于是,我早早就回到了家,按照主人说的,换上一件黑色网眼的吊带袜,然后是黑纱的透明连衣裙,自己戴好了眼罩,手腕和脚踝都用主人给的皮具扣好,主人说,这样更加方便他的玩弄。

按照主人的吩咐,我把一个狗用的项圈套在脖子上,一根牵狗用的铁链接在自己客厅的装饰柱子上,然后钥匙被我丢到一边,这么一来,我的行动就被限制在了不到5米的小范围之内,然后用主人之前给我的3根电动,开始轮流,等待主人的到来。

不过这次没有等很久,或者说我自己几乎快沉浸在的快感中忘记了时间,总之,我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,是主人进来了!我僵住了所有动作,静静的等待着,我听到有人进门,开灯,好象还不只一个人!门又被关住,锁上了,有人向我这里走来。

然后另外一个在电话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说:「哈哈,真没想到,身为一个老师,竟然下贱成这样啊!小母狗,主人来了,怎么不欢迎的啊!」「是……」我小声的回答,「欢迎主人……」

「哈哈哈哈……看来我们的调教很成功啊,这个女人的本性,最适合做一只千人骑的下贱母狗啊!」一个男人说道,又是一个不同的声音,他们……一共有几个人?

这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:「这个骚母狗,流了一地啊哈哈,说说看,这是为什么呢,恩?」是那个人!他伸手在我的上摸了一把,再把沾满汁的手指放在我鼻子下面,的味道充斥的我的鼻子。

「这……这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贱母狗……发骚了……想……想被干……」我吞吞吐吐的说,不是因为害羞,而是因为有人在用毛笔一样的东西在我的和间摩擦。

「啊……在,在这里……」我从身后柱子旁边,摸索到一个大皮包,双手递上去,这个皮包里,是我花了一天时间,按照他们要求在各个用品店里买来的器具,各式各样的淫具甚至连我都不知道它们的用法。

我的心情莫名的激动起来,这完全是一个下贱的奴隶将要见到日夜调教她的主人的心里,渴望,害怕,紧张交织在一起,我的心跳的自己都听的很清楚,他,到底是谁呢?

我听话的慢慢张开眼睛……天哪!进入视线的,竟然是……是李飞!李飞是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学生,平时是我最器重的,一个乖乖的男生!怎么……怎么会!第三个人居然是我们班已经被开除了的学生,张正!这,这三人怎么会走到一起……怎么会?……我不由得站起身子,喊出一声:「李……李飞……怎么是你?」「啪!」一个响亮的耳光,不是打在我脸上,而是打在我胸前那硕大的乳房上,它们像兔子一样跳动起来,似乎在提醒我现在的处境。

这一巴掌又把我从惊讶中打回了自己,是啊,是谁又有什么关系?!我只是只下贱的母狗,一只企求着被主人玩弄的母狗……想到这里,我乖乖的跪了下去,头又一次嗑到地板上,轻声说:「对不起……主人……母狗错了……请……请主人狠狠责罚……这个不懂事的贱母狗吧……」「哈哈哈哈……」他们又笑起来,张正说到:「张老师……不对!是贱母狗了啊,怎么样,是不是被我们调教的很爽了啊?哟,奶头都挺起来了嘛!」他一边说着,一边肆意捏弄着我的乳头,它们早就已经硬挺着了。

李飞这时候说道:「嘿嘿,阿正,这里哪来什么老师,只有一头贱母狗而已哈哈,咱上次没玩爽呢,今天我们来好好享受享受,嘿嘿嘿嘿……」三个人一齐淫笑起来,打开了我递上去的皮包,开始从里面翻找出一件件SM用的器具,高原先立起了一台V8摄像机,李飞和张正两人摆弄了一会道具,他们把灯光打开,光线聚集在我身上,然后高原说道:「小骚货,我要给你录下你成为我们奴隶的过程,一会我们问什么,你就好好回答什么,回答的好就有赏,嘿嘿,否则有你好受的!」「是……主人……母狗一定……让主人满意……」我听话的说。

」「是……」我轻声对着镜头,说「各位……主人……我,我叫张婷婷……是,是H市的中学教师……」「教师啊,怎么这个样子打扮啊。

我连忙回答:「因为……因为教师只是我的表面……其实,其实……我是个,只有一双大……一个臭逼的……烂,烂……」「嘿嘿,」张正笑着问,「是什么含义,知道吧?」「是……,就……就是……像我一样下贱的……女人,每天……只想着……给……狠狠的……操……是……千人骑万人压……人尽可夫的……贱……贱货……啊!」「啪」的一声,皮鞭抽在我高高翘起的上,李飞道:「还是为钱才做的呢,你只能算一只发浪的母狗!懂不懂!」「是……主人……我错了……我……只是一只……发浪的……贱……母狗……」我低下头说。

我想起以前在网络上看的许多母狗调教的SM文章,里面都多多少少有母狗宣誓的章节,心里一阵激动,终于,要变成一只完全属于主人的下贱母狗了啊……不!是主人们!我话由心生,面对镜头,说道:「淫贱的女人张婷婷……是天生,狂母狗……请,请李飞主人…张正主人……高原主人收……收下我这只下贱的母狗……我……我希望被主人……狠狠的…调教,母狗会……会好好服侍主人……绝对服从……主人的,任何……要求……请……请求主人,收下母狗吧……」「哈哈哈哈……」三人忍不住得意大笑起来,高原道:「你这贱,现在知道主人的好了是不是啊,求我们收下你,哈哈哈……真是贱的可以,怎么想出来的哈哈……」「张正,咱来给这个贱母狗好好上一课怎么样,嘿嘿,我们来一堂SM教育调教课,哈哈哈」平时老实的李飞这么说话,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三个人把我脖子上的狗链子解开,牵着我像牵狗一样,往我的最大的那件卧室走去,我完全没有反抗,很自然地四脚着地,跟着他们身后,一步步地爬过去……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yxmyd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