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年轻小伙子做了一夜 胯下挺进美妇身体

陈蓓蓓和秦方都不知道自己被玩弄了多久,只记得小马和董卿完事时,已经湿透了自己穿着的裤袜,而且还多次喷出了粘稠的阴精,使得黏糊糊的,裤袜裆部更是紧紧贴着自己已经变成白虎一根不剩的性器,说不尽的屈辱和痛苦。

随后的记忆,秦方脑中一片朦胧,虚脱的身体瘫软无力,她依稀记得自己被小马抱进了浴室,躺在浴缸内,脱掉衣服的董卿和小马一起为她清洗身体,脱掉了灰色连裤,即使口环也被解开,秦方却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,更不要说反抗挣扎,她只能任由小马和董卿来摆弄自己的身体。

保养的白皙肉体躺在董卿的怀里,董卿坐在浴缸内,从身后将自己的双手穿过秦方的腋下,用沐浴液揉搓她的双乳,小马则抬起了秦方的双腿,抚摸着秦方光洁白嫩的修长,更是不断亲吻舔舐秦方的娇嫩玉足,将她的脚趾一根根掰弄着玩耍,还将她的玉足足尖含在嘴里享受女主播的肉体美味。

秦方惊悚地汗毛竖立,嗯嗯呀呀地着,也不敢大声喝止,生怕小马咬伤自己的玉足,更在董卿的抚摸揉搓下娇喘连连,说话都感到无力。

陈蓓蓓也好不到哪去,被小马玩弄得连续失身,最后被董卿搀扶着进了浴室,此时秦方已经被洗好了身子。

她看着秦方被小马抱着出了浴室,而秦方出浴后的赤裸娇躯更加的白皙,从迷离的表情中可以看出,即使沐浴也要少不了和调教。

小马很快就回来,看着解开束缚的陈蓓蓓穿着黑色连裤站在瓷砖地板上,就像是受惊的小羊羔楚楚可怜,反而是激起狼性。

热水猛然喷出,烫得陈蓓蓓双腿立刻绷直,竟然跳了起来,黑色包裹的玉足在瓷砖地板上打滑差点滑倒,幸好小马搂住了她。

热水的温度还算适中,只是已经肿胀的更加的敏感,才让陈蓓蓓受到那么大的刺激,在涌出的热水刺激下,刚刚站稳的陈蓓蓓只能分开双腿,让热水冲击自己敏感的,嫩肉在水流冲击下,弄得陈蓓蓓面颊娇红,忍不住嗯唔起来,身体也是扭来扭去,却不敢拔出裆部的莲蓬头。

被黑色连裤包裹的裆部,也是冒出一股股的水流从陈蓓蓓的两腿间落下,仿佛女主播的决堤一般地放尿,弄得双腿黑完全湿透,水柱的冲击也泛起剧烈的快感,陈蓓蓓无法阻挡地任由自己的尿液和混合着喷了出来,和莲蓬头的热水一起涌出裆部,落到地板上,一阵阵的剧烈快感在屈辱中,让陈蓓蓓一次次地起来,陈蓓蓓除了嗯嗯呀呀地,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骚起来,趁着小马没有发现,将自己分泌出的混着热水排出去。

小马伸手抚摸着陈蓓蓓的黑,在她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摩挲,感受着热水流过双腿后留下的湿滑温暖。

迷迷糊糊中,只觉得自己被抱进了浴缸,身子只是躺在董卿的怀里,被小马在自己身上涂抹了沐浴露,抚摸了全身,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小马肆意玩弄一边,和更是被洗得干干净净,其间还被至。

小马和董卿只是将两个赤裸的女主播放到床上,为她们穿上了同款式的白色开档连裤,而秦方之前穿着的灰色连裤,上面还带着,被小马团成一团塞入了陈蓓蓓的口中。

董卿拿着陈蓓蓓腿上脱下的已经湿透的黑色连裤,挤干了水,看了看已经昏过去的秦方,捏开了她的小嘴,将黑一点一点塞入了她的口中。

董卿在穿黑色乳胶紧身衣之前还穿着两双肉色连裤,一双穿在腿上,一双则是裆部开了洞套住她的上半身,此时都已经脱了下来,小马将两双肉色裤袜的裆部以及大腿部位团成一团,做成了塞口球,一条封住了陈蓓蓓的小嘴,另一条封住了秦方的小嘴。

塞口球两侧的勒住女主播的俏脸,在脑后扎进,陈蓓蓓和秦方慢慢转醒时,小嘴重新被禁锢,而且牙齿咬住团成一团的肉色口球,双唇更是无法闭合,只能呜呜呜的。

迷人的站在面前,迅速勾起了小马的欲火,他让董卿扶住床尾栏杆,翘着美臀,以后入的方式将硬直了很久的用力刺入了董卿的。

董卿在目睹小马玩弄陈蓓蓓和秦方的过程中也是淫欲大起,此时嗯唔着,扭动着美艳的娇躯来迎合小马的奸淫,这对男女同时享受着的剧烈欢愉。

不过面对着躺在床上的两位女同事,看着她们半眯着眼睛的迷离姿态,董卿忍不住心中一阵悲哀和羞耻,只希望两女不要醒来,看到自己耻辱的样子。

小马很痛快地拔出了软下来的,一股乳白色的混合着立刻从董卿的中流淌出来,董卿用纸巾擦干净了,接过了小马递过来的肉色。

两双轻薄的肉色连裤,董卿立刻明白,她乖乖地将其中一双穿在自己的双腿上,已经没有了的被薄薄的肉色裆部覆盖,由于是一线裆的透明,一条肉色的细线勒在性器中间,整个和腿部的面料同样的透明度,女主播的性器几乎是没有阻隔的展现出来,只是有了一层薄纱的朦胧美感。

董卿将另一双相同的肉色连裤裆部剪了一个小口,当做紧身上衣套头穿了起来,双臂伸进袜腿,然后将袜口往自己的腰部拉,包裹住了小蛮腰以后,将上面的袜口塞进下身肉色连裤的袜口内,自己的娇躯再一次被肉色连裤完全包裹,双手都套在了肉色内,只有俏脸还露在外面。

董卿很听话地躺下,趴在地板上,任由小马将自己的双臂在身后,绳子又拉到身前绕过双乳,确保她的双臂和上身紧贴在一起。

双腿也被在一起后,小腿向臀部位置扳动,然后手脚的绳子连接在一起,董卿被白色的棉绳变成了驷马倒躜蹄的姿态。

再用相同的方式,一双肉色连裤塞入董卿的口中,另一双肉色连裤做成了塞口球,董卿和陈蓓蓓秦方一样,被塞口球堵住了小嘴。

陈蓓蓓和秦方醒来时看到了吊在自己上方的董卿,全身都穿着肉色的央视一姐正在两人的正上方来回地晃悠,因为绳子紧紧勒着身体而呜呜呜地着。

董卿在半空中低头也看着陈蓓蓓和秦方,自己的两个女同事同样是呜呜呜地叫着,像是表达对于自己的愤怒,又像是对自己此时的吊绑表示了同情。

秦方的眼神中流露出愤怒,陈蓓蓓则是恐惧地瞪大眉目,董卿扭头看到小马站在自己身后,吊在半空中不住地点头,只希望早点将自己放下来!

小马看了看吊着的董卿,故意摇了摇她的身体,使她在空中不住地打转,接着就躺在了床上,正好趴在秦方和陈蓓蓓两女的身体上。

陈蓓蓓的左腿和秦方的右腿伸直了在一起,脚踝处的绳子又和床尾栏杆连在一起,被小马压住了身体,只能是呜呜呜地哀鸣,身体无助地扭动着。

小马的左手隔着白色连裤插进了陈蓓蓓的,右手则是插入了秦方的,两个女人没有连绑的则是小腿大腿折叠在一起着,在小马的刺激下只能是弯曲连无助地挣扎。

有没有自愿让的了?愿意就点头,保证让你被搞得舒舒服服的!」小马的手指来回抠挖抚弄着两个女主播的性器,淫邪地说道。

秦方的表现出乎小马意料,她始终怒视着这个淫邪的男人,虽然眼神中隐含一丝恐惧,而且还坚定地摇了摇头。

看来这个女人自认有高管作靠山,性子高傲得很,小马心中暗想,却是更加的性奋,他隔着裤袜又开始抚弄秦方的,秦方慢慢地又变得性欲膨胀,起来。

陈蓓蓓却是听话了许多,恐惧地看着小马,不住地点头,只求小马不再蹂躏自己,身子被操似乎也无关紧要。

「还是陈蓓蓓听话,那我就宣布你们两人的调教方式,陈蓓蓓要变成淫妇,而你秦方,既然性子那么烈,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,将你变成母gou!」小马突然起身,表情也变得严肃,像是给两个女人宣判一般。

陈蓓蓓戴着口球的小嘴发出长长的一声「唔」,不知是悲鸣还是欢愉地浪叫,全身猛地绷直,极度敏感的身体终于得到了的插入。

连床上另一侧的秦方都感觉到了床垫的猛一下震动,她不由地扭头看了看陈蓓蓓,陈蓓蓓也注意到秦方的目光,一脸的羞涩,可是双腿却本能的打开迎合男人的插入,接着本能地收紧,夹住了小马的腰。

小马开始了活塞运动的同时,一只手抓住陈蓓蓓的右乳用力的挤捏,另一只手却探到秦方的两腿之间,插入她的蜜穴开始玩弄她的壁嫩肉。

秦方显然很愤怒,一股股难以抵御的快感袭来,她和陈蓓蓓一同在床上颤抖起来,她想要逃脱男人的手指,无奈自己的右脚还绑着绳子与床尾栏杆连接在一起,而自己的左腿还是小腿大腿折叠的样子,丝毫抵抗的能力都没有,只能是目睹陈蓓蓓和小马的同时,被小马不断地侵犯着。

陈蓓蓓感觉很害羞,从没有被丈夫意外的男人玩弄过,而且还要被自己的女同事观看全过程,她扭过头不忍心看自己的女同事秦方,可是抬头又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女同事,吊在半空中被肉色包裹身体的董卿,董卿此时瞪大了眼睛,看着被奸淫的陈蓓蓓,就连陈蓓蓓也能从她的眼神中感觉到,除了内疚和羞耻意外,董卿的眼中还焕发着渴望,似乎更加渴求被小马奸淫!

秦方和董卿,一个在身侧,一个在上方,眼睁睁看着小马压在陈蓓蓓赤裸的身体上不停地起伏,两个女人的心中却不受控制地悸动起来!

「唔……呜呜……呜……」身体被小马操得来回摇晃,陈蓓蓓那封住的嘴里,只能是呜呜呜地着,被剧烈的快感搞得意乱情迷。

快感愈发的强烈,虽然明知自己在被奸淫,陈蓓蓓却本能地将自己白色开裆连裤包裹的双腿盘住了小马的腰部,舍不得男人离开自己的身体。

「舍不得我了?腿把我夹得那么紧!」小马淫笑着,陈蓓蓓白色脚在他的后背交叉缠着,嫩足在包裹中不住地摩擦着他的后背肌肤,无比的痛快,也让小马更加疯狂地做着活塞运动。

当小马离开陈蓓蓓的身子,女主播已经被操得动弹不得,白色包裹的左腿和右腿大角度分开,左腿还压在秦方的右腿上,也没有力气收回来。

「你看,陈蓓蓓被得腰都直不起来了,你要是听话了,也会像她那么开心!」小马淫笑着说话,坐在秦方的身边,揉捏着她的乳房。

之前看着小马和陈蓓蓓的过程面红耳赤心脏砰砰直跳,乳房受到揉捏的刺激又令秦方回到现实,双手举过头顶在床头,右腿还连着床尾,秦方的身体保持着一字型的拘束躺着,只能是扭动着身体,左腿被折叠后也只是来回地摆动,别说打开小马的之手,就连伸直都做不到,秦方赤裸的身体就这么扭了半天,却只能是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,而小马仍旧微笑着,玩着她的乳房。

「身子扭来扭去,是感受到快感了吗,想被就点头吧!」小马放开了秦方的乳房,却开始抚摸起她被拘束折叠的白包裹的左腿,尤其是大腿内侧被抚摸着,一阵阵的酥麻瘙痒引得秦方更加剧烈的挣扎。

听到小马的话,秦方却只是坚定地摇头,弄得小马叹了一口气:「想不到你还真是性子烈,那好吧,想让你尝尝作母gou的感觉!」

其实秦方的身体早就骚了起来,81年的她也是的级别了,而且也有过好几个男人,都是以前的男友,不算稀罕事,现在的未婚夫,作为中央高管的儿子,和自己更是时常,秦方甚至是费劲心思来迎合这个官二代,希望自己成为名正言顺的官太太。

也是因为对自己夫人的定位,让面前这个宅男一般的年青人调教自己,秦方从心里还是无法接受,毕竟还有这强烈的尊严感。

秦方还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,小马已经将一块白色手帕捂住了她的口鼻,一股浓烈的药味冲进鼻腔,秦方呜呜叫了两声就昏迷过去。

就像董卿穿肉色连裤一样,小马在白色连裤的裆部剪开一个口子,套在秦方的上身,双臂伸进两条白色的袜腿,秦方的上身就好双腿一样,被白色包裹住,双手也套在了白色的透明袜尖内。

紧接着,小马将她的双腿分开,分别做成小腿紧贴大腿折叠的样子,然后用白色的绷带一圈圈缠紧,小腿和大腿牢固地贴合在一起被白色绷带包裹住,只有白色包裹的玉足还露在外面。

小马摸弄着秦方的下半身唯一没有被绷带包裹的白丝玉足,对自己的绷带束缚非常满意,秦方仍旧趴在床上昏迷不醒,任由男人玩弄玉足的同时,还不由得蹶了起来。

小马没有停手,接着将秦方的小臂与大臂紧贴在一起,同样用白色绷带一圈圈缠绕包裹,等到小马用完了手头的绷带,秦方的双腿双手虽然没有被在一起你,却是小腿贴着大腿,小臂贴着大臂,变成了折叠的姿态。

秦方慢悠悠醒了过来,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无法伸直,而小马正在抚摸着自己全被白色连裤包裹的身体。

呜呜呜地叫着,秦方翻过身来,却是手脚弯曲,扭来扭去的像是一个企鹅,双手双脚露在绷带外面,却都包裹着白色的,双手在白内,更是连张开都费劲。

在床上翻腾了一阵后,秦方知道自己的扭动都是徒劳的,因为小马摸着她包裹的身体,她的扭动反而是让小马玩弄得更加愉快,在男人的调笑中,秦方愈发的羞耻,只能是侧身躺着不住地喘息,双手双脚弯曲在绷带内露出来,任由小马不住地捏弄抚摸。

看到秦方老是不停地扭动,小马有点生气了,把她的身子翻过来,就像惩罚不听话的孩子,在她露出来的美臀上连续打了三巴掌,嘴里训斥说:「到了我的手里,只穿着还不老实,不给你点苦头就不知道怎么作母gou,再不听话,就打烂你的,然后再的,让你疼死!」

别看秦方骄傲强硬,和其她女人,疼痛袭来,也就和陈蓓蓓一样乖乖听话不反抗了,虽然嘴里呜呜呜还叫喊着,却不在挣扎。

双手和双脚都向上翘着,好在绷带包裹着肘关节和膝关节,到没有什么痛苦的感觉,可是此时趴地的姿势,秦方自己也知道活像是母gou四脚着地,心中无比的耻辱委屈,只能是呜呜呜得一番,身体不住地颤抖,却还是用肘部和膝盖支持着身体脸朝下趴着,不敢再乱动了。

既然不肯让我玩,就先让你尝尝当母gou的滋味!这小脚,还真是嫩,捏着真爽!」小马蹲在母gou一般趴着的秦方身边。

因为绷带束缚了大腿小腿后,向上伸出的白色包裹的玉足,就成了小马的玩物,被小马如此捏弄小脚,秦方无比的羞辱,而一阵阵捏弄产生的酸痛和酥麻,又让秦方心里痒痒的,感觉被挑逗起了一种奇妙的官能感觉。

秦方趴在地板上不敢乱动,只能是呜呜地着,却不会得到丝毫的怜悯,只能是任由小马不住地玩弄她的身体,将她白色包裹的玉足、蛮腰、美臀、巨乳从上到下爱抚一番。

只听到小马淫笑着说:「既然是母gou,怎么能没有尾巴,你看我还特地给准备了呢,白色的毛正好陪你的身体上的!」

原来塞入她肛道的是一个透明色硅胶肛塞,堵住她的同时,肛塞外面还连着白色毛的仿真gou尾。

秦方这个时候在扭动自己的,后面的玩具gou尾巴也随之左摇右摆,女主播真的成了一个美人犬!

小马像是遛gou一样,手里抓着铁链,开始拉着母gou装束的秦方满屋子转悠,虽然屈辱和羞耻,无奈被项圈拉扯着,秦方只能是扭动着塞入gou尾肛塞的美臀,让自己白色包裹的娇躯艰难移动着,想母gou一样被小马牵着在屋内爬行。

在几个房间爬了一圈,又爬回到卧室,在小马手中铁链的牵引下爬回来,秦方已经是眼泪直流,屈辱无比,高傲的央视财经女主播,中央的未来儿媳,何曾想到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「改造」成下贱的母gou来调教,而且是在同事董卿和陈蓓蓓的眼前,以肘和膝撑地学着gou爬!因为秦方不停地抽搐啜泣,上插着的白色gou尾,也是不住地摆动,看起来有些滑稽,倒像是gou儿欢快时的摇尾巴!

云雨过后的陈蓓蓓因为虚脱,站在原地双腿发软,被小马搂着到了秦方的身边,不由得流露出内疚的眼神。

秦方脸朝下趴着,自然看不到陈蓓蓓抱歉的表情,她只是看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双白色包裹的嫩足,不由得吓得呜呜呜直叫,gou爬一般地向后退了两步。

可是小马快速拉起陈蓓蓓的右腿,在秦方还没来得及退开,已经让陈蓓蓓双腿分开站在秦方的身体上方。

秦方感觉到趴在陈蓓蓓的胯下,身体左边是陈蓓蓓的左脚,而陈蓓蓓白色包裹的右脚就在自己腰部右方,自己被夹着已经是退无可退。

女人的体重压下来,秦方只觉得自己的后背猛然下坠,腰都被压折了,可是自己只能努力趴着,依靠肘部和膝盖撑住身子,动弹不得。

看着陈蓓蓓骑在变成美人犬的秦方身体上,小马露出残忍淫邪的笑容,强迫两女抬头,而他已经端起了单反相机,快速按动快门。

房间四周都有高清的摄像头,秦方和陈蓓蓓屈辱的过程,早已经被录制下来,成为两位央视女主播沦为的证明……

董卿被驷马倒躜蹄的姿势吊绑在半空中,目睹了陈蓓蓓和小马、秦方被改造成美人犬的全过程,虽然自己被绳子勒得娇躯疼痛异常,可是看着自己的同事被男人调教,自己却又感到十分的刺激,身体也不由得灼热起来,被激起了性欲官能。

房间内是,三个美艳的央视女主播,都是只穿着连裤的妩媚娇躯,此起彼伏地发出呜呜呜地哀鸣。

此时三个女人被玩弄的浑浑噩噩,小马也是奸淫这几个女主播性奋异常,已经搞不清是几点钟,只是感到自己肚子饿了,才想起让董卿去给弄点吃的。

董卿乖乖地扭动着两双肉色连裤上下包裹的身体,去为自己的主人准备饮食,小马特地让她穿上了金色高跟鞋,看着她的小脚塞入船鞋内,脚趾末端展现出由于高跟鞋的斜度,而在肉色内紧紧绷住的样子,还有肉色覆盖的白皙脚背,听着金色高跟鞋的金色金属细高跟踩在地板上发出的踏踏声,离开卧室。

小马恶作剧地蹲在秦方身旁,趁着她分开双腿依靠膝盖支撑身体的时候,把手探到秦方的胯部,手指插入了开裆裤袜没有阻隔的。

果然,受到了性欲刺激,秦方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,带动着骑着她的陈蓓蓓也是不住地颤抖起来,差点把陈蓓蓓从自己的背上晃下来。

秦方更是哭得梨花带雨,躲又躲不掉,手脚折叠后更不能反抗,只能是继续母gou一般趴在地上,努力保持平衡,也怕摔伤了自己的女同事陈蓓蓓。

秦方不住地扭动着身体,小马则感受着女人身体的颤抖,摩擦着她白色包裹的娇躯,听着女人凄厉地呜呜哀鸣,董卿过来呜呜地叫唤以示饭做好了,才停手。

秦方仍旧像母gou一般,被小马牵过来,在地方放了一个盘子,里面是面包和培根,饥肠辘辘地女主播只能学着gou一样,趴着伸嘴去咬。

简单吃完了东西,小马把陈蓓蓓里泡着的红枣取了出来,洗饱了的红枣已经鼓得圆圆的,他递向了董卿,笑着说道:「看你那么听话,又把陈蓓蓓和秦方操得那么开心,这颗枣就赏给你,补补身子,好有力气继续玩你的两个女同事!」

董卿看了看被浸透的红枣,皱了皱眉,看到了陈蓓蓓的羞涩,只能是张开自己的小嘴,含住了红枣,轻轻一咬,就从红枣里挤了出来,腥臊以外还有一种莫名的诱人味道。

虽然忌讳有董卿的口水,可是在小马的目光下,陈蓓蓓只能乖乖吃下被自己的泡透的红枣,同时感到有点恶心的时候,陈蓓蓓也是身体猛地一颤,官能被的味道刺激着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yxmydk.com